当前位置: 主页 > 今期管家婆大图彩图 >

谈“风”论“水”研易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1 01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几年前,我就有退出易学圈的想法,但因为各种原因,一直下不了这个“恨”心。去年,进了市医院“修理”,再后还到省医院“修整”,虽然“大难不死”,但后福不一定有,也不祈求有,其间遇到了许多人许多事,脑子想了许多,于是下定决心,关掉自己所有宣传网站,有时甚至关闭自己的工作手机,不想听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,我心里很乱很乱!

 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整,内心又有点不安了,但又不知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,或者该做什么,于是整日胡思乱想……。

  求财,不想了;虽然不是大富,但三餐不成问题了。人活着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加上儿孙自有儿孙福,何必再强求呢?加上身体也不太允许了。

  求官,更没有动力;虽不是权倾一方,但一般人也欺负不了,我也不想欺负任何人。官场如战场,官场之风,也不是我这个文弱书生所能适应的。

  求丁,求寿……。人之所以痛苦,正如佛教上所讲,是因为太多欲望,要活得开心,就要放下一些不切实际的欲望,放下一些奢望,同时也放下一些享受。

  人从出世,就一步步地向坟墓走近,虽然放低了一些奢望,但总不能行尸走肉吧?做一些什么呢?我想到几年前同徒弟水西居士商量过想写一本自传,由于太忙,一直写不了,后水西居士想帮我写,但考虑到有一些细节,只有自己最清楚,于是拒绝了水西居士的帮忙。俗话说“人过留名,鸟过留声”,何不好好总结自己所走过的易学之路呢?这样对自己的子孙、徒弟或广大易友,或许是一件很有启发的事,也许也是一件大功德,于是就有了写这本自传的想法。自传定什么名好呢?回想自己走过的易学之路,离不了“风”,也离不了“水”,那就定为:《谈“风”论“水”易学路》吧!我很想写好这本传记,但又怕自己写不好,算了,顺其自然吧!也不想给自己太大压力,有兴趣就写一点,写完就发到自己的博客和一些网上,权当玩,由于还要做其他工作,可能不能及时更新,广大易友也不要催我啊!

 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,父亲是一个石匠,母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。我父亲身高差不多一米八,生得高大靓仔,而我母亲不够一米五,脸是倒三角形,生得很普通,按照后来学习掌握了相法后,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母亲短命。在这里顺便多说几句,现在的人喜欢瓜子脸的女人,尤其象范冰冰这样的所谓锥子脸,以为很美,其实我在这里告诉年轻人,这样的女人往往福缘小,甚至短命,一般晚年都不太好,享受不了子女福。话又说回来,以今日的眼光看来,我的父母,一个高大靓仔,一个又矮又有点丑,绝对不可能走在一起的。但我父亲年轻的时候,家里很穷,往往有了上餐没有下餐,加上兄弟姐妹多,我父亲能够找到老婆己经万幸了。后来我听我母亲讲,她与我父亲结婚的时候,我父亲接新娘的衣服都是借我父亲堂兄弟的,新婚第二天,堂兄弟的母亲就来向我父亲要回借的衣服,我母亲为此哭了整整一夜。

  我父亲家里穷,结婚没有几天,我的奶奶有病没钱医治去世了。我的母亲曾告诉我,奶奶临死前,躺在残旧的床前,拉着我母亲的手,想讲什么又说不出,用手指指旁边的旧木箱,眼睁睁地看着我母亲,就这样断气了。

  我的奶奶死后,父亲与其他兄弟借钱埋葬了奶奶,不是长兄的父亲担当起家庭的重担,因为我的亲伯父很早就去世了。整理我奶奶遗物的时候,我母亲突然记起奶奶临死前指的旧木箱,于是打开木箱,发现几本古本老书……。

  我母亲清理我奶奶的遗物时,突然记起奶奶临死前指着旧木箱,心想旧木箱可能放有什么贵重物品。于是到奶奶生前睡的房间找到旧木箱,叫人打开旧木箱,发现里面只有几本古本老书和几本手抄本,没有贵重的财物。母亲拿起古书一看,发现有些有虫蛀了,甚至有本残缺了。我母亲是一个文盲,完全没有读过一天书,她尝尽了没有文化的苦头,所以她一直十分注重培养子女读书。母亲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与我父亲同一个大队,但不同生产队,我母亲出生的生产队是坡头村,家里十分穷,她上有一个大姐下有一个妹,听说还有一个大哥,但大哥未成年就去世了,所以我外公没有后代。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,在我国农村,男的叫丁,女的叫口,平时农村所说的“财丁两旺”是指男丁旺,没有男丁的称为绝后。在农村,没有男丁的家庭会被人看不起的,背后会被人称为绝户。我外公去世得早,我外婆很艰难地带着三个女儿生活。在我母亲的大姐出嫁不久,我的外婆顶不住生活的压力,也再次出嫁到丁堡镇岭脚村给一个死了老婆的男人做填房。由于新的家庭也有子女,生活十分困难,外婆新嫁的男人不同意外婆带我母亲两姐妹过去,说负担不起,因此年仅十多岁我母亲负起了家庭重担,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,每当我母亲与我讲起这段经历,她都大哭不止。不久,我母亲经人介绍,嫁给了我父亲,而她的妹妹,也不得不过去跟外婆一起生活了。

  我后来学了风水之后,再一次考察外公的阳宅。我发现,此阳宅无论峦头还是理气,都是绝对要绝后的。形峦方面,外公的阳宅在一个山坡上,没有青龙砂,也没有白虎砂,后面有靠山但很远,犯风,前面虽有水,但也无情直去。一般来说,没有青龙砂的阴阳宅,男人不长命,或者男人不结婚;没有白虎砂的阴阳宅,女人不长命,或者出老姑婆。而外公的阳宅没有左右砂,形峦上已经犯了大忌。理气方面,此宅立坐巳兼丙,右水倒左,理气上立了短命线,所以我舅父未成年就去世,我外公四十多岁就因病仙逝了。如果峦头吉立了短命线法,也会有绝房的现场。我曾在云南为一个客户看过一阳宅,此阳宅峦头非常好,个个风水先生都说是大富大贵之宅,但立了短命线,还是出现了绝房。什么是短命线法,市面上的风水书没有披露,可能真正懂此线法的人不多。立向要慎之又慎,正如古代明师所说的,宁可寻千坟,也愿立一向。就是这个道理。我外公的亲兄弟在我外公的阳宅附近建宅,立向也差不多,虽然有四个儿子,但有两房也绝后,风水的影响不可为不大。有的人认为风水是封建迷信,其实,风水是一门环境科学,不信风水的朋友,无论你是富翁或者是高官,我在你的阴阳宅方作点动作,风水有没有效果你就一清二楚了。

  再说母亲发现了几本古书和手抄本,认为没有什么用处,打算拿去当垃圾丢掉算了。但又想起我奶奶临死时指着木箱,于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问我父亲怎办,我父亲虽然读过几年书,但看着没有标点的古书,认为没有什么价值,叫我母亲把这些书烧掉算了。

  旁晚,我母亲把这些古书拿到河边,准备把这些古书烧掉,正在烧第一本,我的爷爷看田水在旁边经过,问我母亲烧什么,母亲说是奶奶房间木箱的老书,我爷爷听了,大惊失色……。

  我爷爷发现我母亲烧放在奶奶木箱的古书,大惊失色,猛走过去,一把夺过正在烧的古书,说:不能烧,这些书是别人的。年轻的母亲正在专心烧书,失惊无神被我爷爷抢过书,心里有些不高兴,对我爷爷说,这些书残旧了,留着也没有用啊!

  爷爷告诉我母亲,这些书是我奶奶远房的一个老表的,他的名字叫张心明。张心明是阳春人,究竟是阳春那里人,虽然我爷爷曾告诉我母亲,但年长日久,我母亲也记不起了。张心明是一个风水算命先生,据说在阳春很出名,张心明的父亲师承江西风水明师谭四娥,张心明继承了父亲的衣钵。谭四娥何许人也?且听我慢慢道来。

  谭四娥是江西人,是清朝时期的国师,因得罪当权奸臣,被朝庭追杀,逃到广东广西民间,在广东广西留下大量的阴阳宅杰作,在我的面授班中,曾带学员考察了不少谭国师所作的阴阳宅,我发现,凡是谭四娥做的阴阳宅,无不财丁两旺,发富发贵的,如谭四娥为信宜扶参罗氏做的阴阳宅,现在成就了有名的扶参罗,不但财丁两旺,还出了大量文人,科局级、处级更是不少,另外还出过的中将。又如谭四娥为信宜市白石镇何氏所做的阳宅,现在每代都出富出贵,其中有一个富翁每年稳收近百万。还有大量的阴阳宅风水案例,有些我刊登在我的博客“金佛居士气场研究院”中,有兴趣的易友可以上网上读。谭四娥国师有两个留题,这两个留题读后我们会对他有一个全面的了解:

  张心明一脉得自谭四娥国师的真传,风水水平当然是一流,据说他游走阳春、阳江、信宜、高州等地,凭着三大绝招名振一方,三大绝招是……

  张心明作为一个风水师,有三大绝招,一是包生仔;二是阴阳眼;三是点人穴。张师父这三招在当地很出名,求他相阴阳宅调整风水的客户也数不胜数。

  所谓的“包生仔”,就是他通过调整阴阳宅,通过选择特殊的催丁日课,可以达到生仔的目的。他催男丁的效果据说百发百中,还没有失过手。更奇怪的是,他还可根据用事日课,催断出今后催生出的男丁的四柱八字,并且一点也不差,如差一个时辰他都不收别人一分钱,并且可写催丁保证书。他平时帮别人催丁,用事后先收一点服务费,达成生男丁后再付约好的费用。无论是有钱人家还是穷人家,都觉得很公道,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响,求他催男丁的人也越来越多。这可以理解,在农业社会,男丁是一个家庭的主心骨,是一个家庭的主要劳动力,没有男丁就没有了主心骨,也没有了主要劳动力。但是张心明很有骨气,虽然有绝世本事,但疲气也很件,一般的人请不动他。他不想做的,就算你做了大官,或者你是大富翁,也请不动他;甚至你给多少好处,多少硬逼利诱他都不肯做。据说有一个乡绅,姓张,因为好女色,村里但凡有点姿色的,无论是结婚还是未结婚的,都要“染指”,因此,被当地人称为“咸湿佬”。所谓的咸湿,实际是指好女色,广东人称好女色的男人都称为“咸湿佬”。“咸湿佬”很有钱,平时鱼肉乡里,在左邻右里口碑很差,看到那里有靓女,就动手动脚,吃别人的“豆腐”,如果是绝色的女人,就想方设法弄到手,作为自己的妻妾,所以他有老婆妻妾多人,但妻妾的肚子都不争气,一口气他添了八九个女丁,五十多岁了还没有一个男丁,村里邻舍说他做了太多丧阴功的坏事,所以上天要绝他的后,让他后继无人。“咸湿佬”听说一个张心明可以通过调整风水“包生仔”,于是派人去请张心明。张心明曾听说过“咸湿佬”的故事,对“咸湿佬”恨之入骨,当即拒绝了。乡里的人听说张心明如此有骨气,对他暗暗佩服,也暗暗为他担心,而“咸湿佬”是当地有名的“有仇必报”的小人。果然,“咸湿佬”通过裁赃的方法,买通乡政府,拉张心明去坐牢。张心明心知肚明知道是“咸湿佬”搞的鬼,但也没有办法。

  不久,“咸湿佬”派来说客,告诉张心明,只要张肯为他催丁,他愿意为张心明担保出来。张心明想了想,一口答应了“咸湿佬”的要求。他帮“咸湿佬”择日改门口还未够一个月,“咸湿佬”的三个妻妾同时怀孕,“咸湿佬”见了,合不拢嘴,心想,我终于有后了。十月怀胎,终于生产,结果三个妻妾同时生了双胞胎,但是“咸湿佬”看了,气得直骂娘……。

  “咸湿佬”的三个妻妾同时生了双胞胎,但是“咸湿佬”看了,气得直骂娘,为什么“咸湿佬”发这么大的火呢?原来,三个妻妾生的双胞胎全是女的,一个男丁都没有,“咸湿佬”知道上了张心明的当,是张心明有意用风水使他出丑,明摆着要绝他的后,他马上勾结官府通过所谓的“莫须有”等罪名派人要抓张心明坐监。张心明闻迅,连夜逃往外地。一年后,中国夺得了政权,全国解放,“咸湿佬”是地主成分,也是被打倒之列,不久,“咸湿佬”一命鸣呼,几个妻妾四散,张心明才敢回到家乡。

  全国解放的时候,张心明巳经四十多岁了。年轻的时候,由于家里穷,加上为人心高气傲,结果把婚姻担误了。中国有句古话,有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作为风水师的张心明,也一心想结婚生子,好为张家留下一男半女。但他发现,通过别人介绍的,不是满脸克夫相,死了老公的,就是年纪太大,根本没有生意能力的。曾有一个好心人介绍一个二十多岁的寡妇给张心明,张心明看了那个寡妇之后,拒绝了。因为他发现,此寡妇额高,眼带三白,横骨高悬,不克死三五个丈夫过不了世。一打听,此寡妇年纪轻轻,就结了三次婚,第一任丈夫结婚仅一年,就病死,第二任丈夫结婚三个月,出发被雷打死,第三任丈夫结婚当天,丈夫就当夜中风而死。面对这样的克夫之妇,张心明又怎敢娶这样的女人作老婆呢?

  解放第二年,村里有一个姓梁的三十多岁的寡妇,带着两个女儿艰难度日。更不幸的是,梁寡妇的家每到晚上,都会有阴灵出现,梁寡妇和她的两个女儿都亲眼看过。梁寡妇曾请“道工佬”来收鬼,但没有一点后果,阴灵晚上照常出没。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,所谓的“道工佬”,就是民间非正规的道士。一般来说,这类人专门帮农村人捉神送鬼之类,但这类人有真材实学的人非不多。再说梁寡妇,他有时候明知自己眼在床上,但第二天就发现自己睡在床底下,这样的事发生了多次。后有好心人介绍,你的丈夫死得早,房子又闹鬼,说不定是风水上出了大问题,不如请风水佬来看看风水如何。梁寡妇觉得有道理,于是通过别人介绍,请本地最有明的风水先生张心明来看看阳宅风水。张心明先看看阳宅左右的形局,发现阳宅后有探头山。一般来说,阳宅后面有探头山,一般主此阳宅会经常被人偷东西,但如理气又有凶星排到,就不是出现被人偷东西这么简单的了。张心明打开罗盘,发现来水为墓绝水到堂,而贪狼水走,这样的立向方法不损丁才怪呢!张心明看看前面水口的尸山问梁寡妇,她的前夫是不是死于外乡的吧?梁寡妇告诉张心明,其前夫出外做小生意,结果不知为什么病死在外乡,而她的丈夫平时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病的。张心明再用罗盘看看背后的探头山,探头山正压在桃花星上,张心明问梁寡妇,是不是你的丈夫去世后,你经常被人强奸。梁寡妇惊得目瞪口呆,因为这样的事,只有她和当事人清楚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。梁寡妇点了点头,激动得流下了眼泪。原来自从她的丈夫去世后,村里有一个有妇之夫龙三,他贪恋梁寡妇的美色,时不时借口到梁寡妇的家中,然后将梁寡妇强奸了。梁寡妇势单力弱,加上龙三扬言如果梁寡妇胆敢把此事对别人说,就要杀她全家。梁寡妇害怕自己的孩子出事,只有哑忍,不敢对别人声张。梁寡妇一五一十地把这件事告诉张心明,并一再嘱咐张心明,不要对外声张。

  张心明根据梁寡妇的阳宅,风水上根本不可能有鬼灵出现,那么问题又出在哪里呢?张心明打开梁寡妇睡的房间,往四周扫了一眼,对梁寡妇说:你床底下有一个古墓……

  “咸湿佬”的三个妻妾同时生了双胞胎,但是“咸湿佬”看了,气得直骂娘,为什么“咸湿佬”发这么大的火呢?原来,三个妻妾生的双胞胎全是女的,一个男丁都没有,“咸湿佬”知道上了张心明的当,是张心明有意用风水使他出丑,明摆着要绝他的后,他马上勾结官府通过所谓的“莫须有”等罪名派人要抓张心明坐监。张心明闻迅,连夜逃往外地。一年后,中国夺得了政权,全国解放,“咸湿佬”是地主成分,也是被打倒之列,不久,“咸湿佬”一命鸣呼,几个妻妾四散,张心明才敢回到家乡。

  全国解放的时候,张心明巳经四十多岁了。年轻的时候,由于家里穷,加上为人心高气傲,结果把婚姻担误了。中国有句古话,有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作为风水师的张心明,也一心想结婚生子,好为张家留下一男半女。但他发现,通过别人介绍的,不是满脸克夫相,死了老公的,就是年纪太大,根本没有生意能力的。曾有一个好心人介绍一个二十多岁的寡妇给张心明,张心明看了那个寡妇之后,拒绝了。因为他发现,此寡妇额高,眼带三白,横骨高悬,不克死三五个丈夫过不了世。一打听,此寡妇年纪轻轻,就结了三次婚,第一任丈夫结婚仅一年,就病死,第二任丈夫结婚三个月,出发被雷打死,第三任丈夫结婚当天,丈夫就当夜中风而死。面对这样的克夫之妇,张心明又怎敢娶这样的女人作老婆呢?

  解放第二年,村里有一个姓梁的三十多岁的寡妇,带着两个女儿艰难度日。更不幸的是,梁寡妇的家每到晚上,都会有阴灵出现,梁寡妇和她的两个女儿都亲眼看过。梁寡妇曾请“道工佬”来收鬼,但没有一点后果,阴灵晚上照常出没。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,所谓的“道工佬”,就是民间非正规的道士。一般来说,这类人专门帮农村人捉神送鬼之类,但这类人有真材实学的人非不多。再说梁寡妇,他有时候明知自己眼在床上,但第二天就发现自己睡在床底下,这样的事发生了多次。后有好心人介绍,你的丈夫死得早,房子又闹鬼,说不定是风水上出了大问题,不如请风水佬来看看风水如何。梁寡妇觉得有道理,于是通过别人介绍,请本地最有明的风水先生张心明来看看阳宅风水。张心明先看看阳宅左右的形局,发现阳宅后有探头山。一般来说,阳宅后面有探头山,一般主此阳宅会经常被人偷东西,但如理气又有凶星排到,就不是出现被人偷东西这么简单的了。张心明打开罗盘,发现来水为墓绝水到堂,而贪狼水走,这样的立向方法不损丁才怪呢!张心明看看前面水口的尸山问梁寡妇,她的前夫是不是死于外乡的吧?梁寡妇告诉张心明,其前夫出外做小生意,结果不知为什么病死在外乡,而她的丈夫平时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病的。张心明再用罗盘看看背后的探头山,探头山正压在桃花星上,张心明问梁寡妇,是不是你的丈夫去世后,你经常被人强奸。梁寡妇惊得目瞪口呆,因为这样的事,只有她和当事人清楚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。梁寡妇点了点头,激动得流下了眼泪。原来自从她的丈夫去世后,村里有一个有妇之夫龙三,他贪恋梁寡妇的美色,时不时借口到梁寡妇的家中,然后将梁寡妇强奸了。梁寡妇势单力弱,加上龙三扬言如果梁寡妇胆敢把此事对别人说,就要杀她全家。梁寡妇害怕自己的孩子出事,只有哑忍,不敢对别人声张。梁寡妇一五一十地把这件事告诉张心明,并一再嘱咐张心明,不要对外声张。

  张心明根据梁寡妇的阳宅,风水上根本不可能有鬼灵出现,那么问题又出在哪里呢?张心明打开梁寡妇睡的房间,往四周扫了一眼,对梁寡妇说:你床底下有一个古墓……